歡迎訂閱 新聞愛分享 新聞推播。

請點選「訂閱」後,再點擊「允許」即可完成網頁新聞推播訂閱!

分享

爸媽在精神院生下他,讓他成為「瘋子的小孩」偏鄉教師文國士:好好長大,需要很多幸運!

「他是精神病患的小孩」這句話,
是伴隨文國士長大的印記,
這個印記讓他在成長的過程中,
經歷好長一段時間的渾沌與惶恐。

媽媽臉上有一道刀疤,是爸爸砍的、
媽媽發瘋似的痛毆奶奶、
看著爸媽被押上救護車…
這些場景,是他成長過程中的常態
對他來說,家—是避「瘋」港。

這些種種的陰影,
深深的烙印在他小小的心靈上,
就這樣伴隨著他長大,
他也就變成了一顆「不定時炸彈」。

既然他什麼都沒有,
不如就把自己摧毀掉吧,
反正也沒有損失。

於是他各種壞事做盡,
吸毒、偷東西,
甚至是差點就殺了人,
變成所有人眼中的「壞孩子」。



就這全世界,都要放棄他的時候,
有一顆熾熱的心,
就這樣緊抱著要殞落的少年,
陪他走過最混沌的時候。

文國士曾經痛恨自己的父母,
因為他是在療養院出生的孩子,
在他有記憶以來,
就清楚自己的父母,
跟別人的爸媽都不一樣。

因為他們是思覺失調症患者的關係,
就算沒有發病,也會經常自言自語、
抖腳、走來走去等等
更不用說他們發病的時候了。

曾經失控的媽媽,
內心覺得「母親」這個地位,
被奶奶給取代了,
她像發了瘋似的朝牆壁狂撞,
並衝到孩子面前,對著孩子大喊:
「快叫我媽!」



當時才6歲的他,
被失控的母親嚇到失魂,
以為媽媽要大打他一頓,
沒想到媽媽竟然是轉過頭,
對身後的奶奶,大打出手!

兩個女人,
在自己面前互相毆打,
而他只能呆在旁邊看著,
什麼事情也做不了。

就這樣
他們不是在家裡、就是在醫院,
但是,始終沒有人告訴他為什麼,
8歲後,父母被送到花蓮玉里的榮民醫院,
那是照顧精神疾病患者的地方。

一般人小時候的回憶,
是牽著爸爸媽媽的手去上學,
而他的回憶,只有奶奶牽著他的手,
到療養院看父母的時光。



大學恩師讓他明白:「恨」,也是答案 大學後,他遇見一位老師—謝錦桂毓,
他的一句:「你愛你的父母嗎?」
壓得文國士喘不過氣,
他才意識到,社會、道德觀的壓力,
讓他不停為缺席的父母找藉口,
他覺得自己只能愛父母。

不愛就被貼上不孝的標籤,
但是身負重傷的人怎麼愛人呢?
最後他才明白恨也是答案:
「允許自己去恨,
像是雙氧水洗傷口一樣灼熱而痛苦,
然而,這是我療癒自己的開始,
更是我愛自己的起點。
就從此刻起,我恨得坦蕩蕩,恨得如釋重負。」

用力恨了父母五年,
恨到自己覺得夠了、累了
他體會到,練習與低潮的自己共存,
是每一個人都必須練習的事情,
如果生命真的有出口,
真的能找到所謂的答案,
那都是因為先他選擇了「接納」情緒。

一直以來,他都在練習放下,
「放下不是為了原諒,你可以選擇不原諒,
但是放下是為了讓受傷的心自由,
自由,從來都是帶著傷的。」

現在的文國士,也想以愛換愛,
他在「陳綢兒少家園」擔任生活輔導老師,
幫助原生家庭功能較差的孩子,
他們叫他「國國」老師,
這個大光頭國國老師跟他們一樣,
在童年時經歷過那些惶恐。

他深刻懂得:好好長大是需要很多好運的
此刻,他想成為孩子們的幸運。

{DM_AfterContent}
Reference:
  • TAG:

精選好文

{DM_BeforeComment}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