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訂閱 新聞愛分享 新聞推播。

請點選「訂閱」後,再點擊「允許」即可完成網頁新聞推播訂閱!

分享

6歲「喬治王子」跳芭蕾被女主播笑,300名男舞者公開挺他!女主播被逼道歉

7月剛滿6歲,英國皇室的喬治小王子即將升上一年級了
每個學期的學費要價6219英鎊,大約24萬台幣

喬治修讀的科目包括數學、英文、宗教、科學、歷史、
地理、法語,以及戲劇、藝術、體育、芭蕾、計算機。

除了日常學習,每天喬治還必須閱讀至少10分鐘
每個禮拜必須完成一份拚寫作業。
這樣的安排果然驚呆了國內外媒體,紛紛寫到

喬治的課程表令人恐懼;
這是大學生的課程表嗎?
如此排娃娃的課表真的不是笑話嗎?

人家還是個寶寶
話說,托馬斯學校的教育方針我還是很認同的。
據說威廉夫婦很喜歡這所學校的校訓——Kindness(善良)。

包括一條乍看有些奇特,細想覺得有道理的規定——
不允許學生有好朋友,要與所有同學做朋友。

托馬斯學校稱,同學們來自不同的種族、不同的家庭,
每個人都有著獨特的脾性和愛好,如果只按照自己的喜好去找朋友,
那麼就會有學生因此而受到孤立。

校長海倫說:
接納所有的人,平等對待他人,也是一種善良。

喬治小王子在學校的名字是喬治· 劍橋,以避免
「喬治王子殿下」這個稱呼造成同學間的距離感

托馬斯學校的校長還說:
學校執行的是學術和社交雙軌發展,高年級孩子給低年級孩子做榜樣。
經過一年的獨立性訓練,等到明年喬治王子升讀二年級時,他就要負責照顧一年級的小朋友。
孩子們自己也能在這種大幫小的體統中提升責任心和同理心。

話說甜豆姐倆兒在加拿大讀書時,學校里也是實行一樣的教育體制。
三年級的孩子負責監督學前班的隊列,幫他們開飯盒、擰瓶蓋、繫鞋帶。



在喬治小王子的課程表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每周35分鐘的芭蕾課。
前兩天,在電視節目《早安美國》中,主持人Lara Spencer
向觀眾播報了喬治小王子的課程表時,
提到芭蕾這一項時,忍不住笑了起來。

Lara說:
威廉王子表示,喬治非常喜歡芭蕾。
我想要告訴威廉王子的是,咱看看喬治能堅持多久吧。

Lara Spencer的笑應該是沒有惡意的,
她大概只是覺得小男孩跳芭蕾很搞笑。

話說,我自己也經歷過一模一樣的場景。
前年,我在加拿大幫7歲的侄子報名芭蕾舞班,
先是打電話給一家中國人辦的舞蹈學校,

老師聽到是小男孩後笑著說:「我們不接受男孩子呢。」
之後,我又打電話給省立舞蹈學校,
終於滿足了侄子「像比利·艾略特一樣跳舞」的要求。
今年,他已經考過專業二級了。

我的侄子是在看過電影《跳出我天地》後,愛上芭蕾的
《早安美國》節目播出後,Lara遭遇了鋪天蓋地的批評。

海量網友留言:
我是一名男芭蕾舞者的媽媽,我對於你的言論感到震驚。
都2019年了,我們還在嘲笑男生跳芭蕾舞?
這是在鼓勵霸凌跳舞的男孩子嗎?

以及這一段我覺得寫得很棒的:
為什麼要告訴一個男孩,他們熱愛的事情是錯的呢?
尤其是這種評價還是來自一個成年人?
芭蕾舞本身就不該含有任何性別歧視。
這種做法只會讓他們原本就難的童年變得更加辛苦。

更有不少人在推特上po出男生跳舞的照片,
並註明標籤「#男生也會跳舞」,
其中包含許多知名的舞者和舞團。

美國著名的舞者、艾美獎最佳編舞得主Travis Wall,
也錄了一段視頻,向Lara Spencer說明她在節目中的不妥之處:
當著全世界這麼多人的面嘲笑男孩子學芭蕾,這是一種霸凌。



作為一個舞者,我從小就因為跳舞遭受過無數霸凌,
但很幸運的是我還是堅持住了。但並不是每個孩子都像我這樣幸運。

緊接著,8月26號的早晨,300名男性舞者聚集在時代廣場,
打出「男性也可以跳舞」、「真希望我6歲就開始跳舞了」的標語。
我覺得,這樣鬧就有點過了,Lara固然犯了錯,但也不能這麼上綱上線、不依不饒吧。

這樣聲勢浩大地鬧,我覺得有點過了

這個網友說得挺好。我們更應該關注的是議題本身,而非抓著別人的小辮子不鬆手
Lara沒有想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話引發了如此大規模的抗議,也是嚇壞了。

她打電話給各路媒體說自己搞砸了,並且趕緊在IG上po了一篇道歉:
我誠摯為我日前愚蠢和大條的言論道歉。
我絕對相信大家都有自由追求自我的熱情和權利,
去完成目標並熱愛當下的每一分鐘吧。

我覺得,作為一名電視主持人,
Lara這姑娘也是有點缺乏政治正確的警覺性啊。

只有跳舞的一刻,才是自由的一刻
其實,男孩子跳芭蕾遭遇歧視這個問題,早在多前就在一部電影中表述過。
那就是獲得第73屆奧斯卡最佳導演提名的《跳出我天地》(Billy Elliot)。

故事的背景是1984年,時值英國煤礦工人罷工。
小鎮男孩比利母親早亡,爸爸和哥哥都是礦工。

沒受過太多教育、遵循著傳統觀念的父兄,儘管家計艱難,
仍然每周擠出50便士送比利去上拳擊課,希望他強壯勇敢,像個男人。

然而比利對拳擊毫無興趣,他天生就喜歡音樂和舞蹈,一切有韻律感的藝術。
比利的拳擊總也打不好



一跳起芭蕾,比利就無比開心
在拳擊課上,比利偶然看到隔壁教室的女孩們在練習芭蕾。
從此之後的每個周末,比利偷偷用上拳擊課的錢去學習芭蕾。

在一名老教師的鼓勵下,他成了芭蕾課上唯一的男生,和女孩子們一起踢腿、旋轉、跳躍。
換上舞鞋的那刻,比利的血液都為之沸騰。
只有跳舞的一刻,才是自由的一刻。

好心的老師給了比利一雙舞鞋,從此改變了這個男孩的一生
為了不被家人發現,比利在廁所練習、在牆頭練習、戴上耳機聽著音樂練習
事情敗露後,比利的父親和哥哥非常憤怒。

在他們的眼中,芭蕾是女孩子的玩意兒,跳舞的男孩子=娘娘腔、沒出息、遭人恥笑。
比利的秘密被父親發現了。即便他當即跳了一段舞給父親,還是沒能讓父親理解他的興趣
最終,在芭蕾舞老師的遊說下,頑固的父親終於同意帶比利參加皇家芭蕾舞學院的考試。

這個貧窮而暴躁的中年人謝絕了幫助,典當了妻子
留下的手錶和金飾,帶著兒子到倫敦參加考試。
入學考試的那一段演繹不動聲色,卻極為感人,每次看到這一段,我都很難過。
在靜謐、典雅的學校大廳,比利的礦工父親緊張得手足無措。

那是一個他從未涉足的世界——
階級的差異、認知的距離,令這個原本嚴厲威猛的漢子
在面對考官的問詢時,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

比利父親的角色令人落淚。激烈反對兒子跳舞的是他、
安慰孩子沒關係的也是他。在送走比利後的聖誕夜

小比利並不正規的舞蹈充滿了活力和熱情。他的啟蒙老師說:
你現在跳得好不好不重要,舞蹈學院是教跳舞的
考官問比利:"對你來說,跳舞是什麼感覺?"

他想了很久說:
只要一跳舞,我就會忘記全部的事情,就好像世界不存在一樣,一切都消失了,我感覺我的身體在變,好像裡面有一把火,就剩下我一個人,像小鳥一樣,在飛翔;像電流一樣,對,就像電流一樣。
芭蕾也可以是男人的舞蹈
影片的結尾是14年後,已經是著名舞蹈演員的比利在台上縱情一躍、
破繭成蝶,台下的父親和哥哥熱淚盈眶。

那一刻,所有的偏見和懷疑煙消雲散,芭蕾也可以是男人的舞蹈。
成年的比利由亞當·庫柏(Adam Cooper)扮演,跳的是男版《天鵝湖》。

亞當·庫柏曾是英國皇家芭蕾舞團的台柱。
他跟電影中的小男孩比利一樣,都是皇家芭蕾舞學院的畢業生。
亞當·庫柏1997年從英國皇家芭蕾舞團退休。之前,他是首席舞者
1995年時,庫柏出演了男版《天鵝湖》。

優雅和陽剛完全糅合在一起,以至你忘了那是一個人,只覺得那就是一隻天鵝。
如果你看過這一版的《天鵝湖》,你一定會被庫柏的舞蹈震撼。

就像比利說的一樣:
在跳舞的時候,我的腦子一片空白,什麼都不想,只感覺世界消失了,我就像一隻小鳥,周身有電流通過。

社會上,應該是平等的
如果女孩能成為摔角手或舉重員
為什麼男孩們不能跳芭蕾呢?
雖然不向拳擊一樣強壯堅毅,但卻更需要專注靈巧。
他們都該被尊重!

性別刻板印象,不只存在女孩
男人做護士,或是芭蕾舞演員
一樣會被他人嘲笑,讓孩子不敢追求自己喜歡的東西。

用性別來決定一個人的興趣愛好,那是一件很蠢的事情。
我希望我們的孩子,能活在更寬廣的世界!大大方方喜歡自己愛好的事物。

順從自己的想法,真的找到快樂與未來
 

{DM_AfterContent}
Reference:
  • TAG:

精選好文

{DM_BeforeComment}

推薦文章